对话“雨伞爸爸”刘侨:中国式父母之爱干涉孩子太多

发布日期: 2015/11/4      浏览次数: 156   返回


 

 
  “雨伞爸爸”(Umbrella Dad)刘侨对自己的突然走红有些纳闷儿:“这是一个中国父亲很自然的行为。”
    9月10日,他和儿子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Flushing)街头的背影被拍。照片中,刘侨的头发和衬衫均被雨淋湿,但他仍将唯一的伞遮在儿子头上。这一画面在Instagram和微博上疯传并引发热烈讨论:“凌晨看到这张照片,在洗手间泪流不止”,“我一个人在纽约,正在床上大哭”,“照片深深打动我”,“马上打了电话给爸爸妈妈”,“现在觉得好难受”……刘侨因此被网民称为“Umbrella Dad”。
    天津人刘侨目前在位于曼哈顿的JP摩根大通任职,被拍时,他正把4岁的儿子从位于法拉盛的幼儿园接回家。照片走红后不久,刘侨的儿子从网上的照片中认出自己,“我们也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第二天上幼儿园时他就要求自己拿着小被子,那是除了他自己背的书包外的另一个大包。”
     对于此番“中国父亲很自然的行为”,刘侨委婉地表示,遇到同样的情况国外家长会不会有相同的做法,并没有标准答案,“这因人而异,因家庭而异,因孩子情况而异。”尽管在法拉盛街头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中国式父爱,刘侨觉得自己对儿子的教育更偏重西式,他认为在传统的中国式父母之爱中,对孩子的干涉过多。
     刘侨坦言,在自己的成长经历中有过被父母干涉的桥段,而这种干涉达到的效果令他至今深感疑惑。他回忆,自己从三岁半开始被父母要求学习了六年钢琴,由于缺乏天赋和兴趣,虽然学有所成,但并不快乐。他觉得即使现在仍可以演奏,也只能被称为一个“匠人”,而永远不是一个艺术家。“这样的结果,是否值得我自己和我父母当初的投入,是否值得机会成本,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在大多数人看来,刘侨的履历无疑是漂亮的。
     他从南京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后进入中国商务部,并被公派至南非做了三年商务外交官。2008年,因为在IBM工作的妻子想去英国读书,他随至英国并进入摩根大通,去年刚被公派至纽约。不过,他表示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经历影响到儿子的选择:“无论是满汉全席还是麻辣烫,只要做出了独特的味道,就是成功。”
  刘侨
【对话刘侨】
澎湃新闻: 得知照片爆红后什么心情?
刘侨:
这张照片的疯传和爆红是我没有想到的。这是一个感人但很寻常的镜头,是一个中国父亲很自然的行为,我没有想到会被拍下来放到网上并被广为传播。如果真要问为什么引发关注的话,我想可能是这一种最朴素的亲情,在这样一个快节奏和眼花缭乱的时代,触摸到了大家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澎湃新闻:儿子知道吗,有何反应?
刘侨:
孩子从网上的照片认出了自己,我们也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的反应是自己应该更加独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澎湃新闻:从照片上看你是一个很中国式的父亲,怎么认识西方父母的教育理念?
刘侨:
总的来说,西方家长相对中国家长,更为鼓励孩子独立和好奇心,接触自然和了解新世界。
伦敦和纽约有不计其数的各类博物馆,大部分都对孩子甚至父母免费,也有各种动手和交互项目,如果愿意,全家可以在那里呆上一天。西方家长也很鼓励各种探索自然的郊游,远足项目,这些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是非常有好处的,极大地培养了他们除了应试之外的生存生活技能和对世界以及逻辑思维的综合认知。
澎湃新闻:听起来很酷,你完全赞同这种“放养”模式吗?
刘侨
:这种“放养”无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副产品,比如由于缺乏细心对孩子带来的伤害。像你在我们的海边照片所见,西方父母会鼓励孩子无所畏惧地接触大海,他们也都鼓励从很小的时候就学习游泳,这也造成我们在医院亲眼看到西方孩子由于游泳缺乏监管造成的中耳炎较多,而这些问题就较少发生在中国孩子身上。
这就需要我们找到一个平衡点,对家长的要求也更高,既能吸收西方好的东西促进孩子成长,也能尽可能避免成长过程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痛苦。
澎湃新闻:什么叫平衡点?
刘侨:
举个例子,孩子看到了一只蜘蛛,他会问我们“这是什么” ”为什么它有这么多腿“ “为什么它呆在一个网上” “为什么网上还有另一个不动的小虫子” 等等。我们不会回答他所有的问题,而是试图以一种引导,提问的方式迫使他自己思考,了解事物发生的先后次序和内在的逻辑联系。
我们的真正回答会止于告诉他“它叫蜘蛛,会吐黏黏的丝”,可以说这就是个平衡点吧。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也会引导他在网上查找相关的图片和卡通,带他去博物馆时也会有意识地找到相关的标本和实物帮他回忆和场景再现。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现在的教育是偏中式多一点还是西式多一点?保留了传统中式教育的哪些部分?
刘侨: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教育更偏重西式一些。 我们保留了中式教育中重视培养,重视基础和习惯养成的部分。力求改进的主要是创新性,发散性思维的部分。
澎湃新闻:你说过“会尽全力为儿子创造最好的条件”,你的条件是指哪些?像国内大多数家长特别关注孩子未来就读的学校质量、升学之类的问题,天价买学区房。
刘侨:
最好的条件,主要指的就是最好的平台。孩子尚小,我有时还让他骑在我的肩膀上,那么我站得有多高,他就能看得有多远。学校质量,学习环境等无可否认是重要的,无论英美都有学区房,这点跟国内是一致的。如果经济许可,家长还会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让孩子接受更好的精英教育。
但有两点我想说的是,第一学校不是家长推卸责任的地方,不能是家长出钱雇老师教育的模式,父母一定要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宁可自己的职业牺牲一点。这也是为什么我太太辞去全职工作,创办自己公司的部分原因,这样时间上就更加灵活来方便教育孩子,我也无论多忙,雷打不动接孩子回家,为的就是有和他充分沟通的时间。第二,家长也应量力而行,不要因为学区房,家教老师等给孩子背负过多的压力,动不动就告诉孩子全家都是为他而牺牲,全家五口人挤在30平米蜗居之类;或者砸锅卖铁供孩子出国读书。
其实在这个网络时代,有很多其他经济,便捷的方式和平台可供孩子学习和探索,殊途同归。
澎湃新闻:你会跟他沟通什么呢?
刘侨:
通常刚从幼儿园接到孩子时,我会先问他在幼儿园开不开心,发生了什么事,他做了哪些事。在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沟通是见微知著,由小事引发人生的道理,习惯的培养。比如,孩子摸到我的裤子口袋里有东西,会问“爸爸这是钱包吗?” 我会告诉他是,同时告诉他爸爸永远把钱包放在裤子屁股口袋,把手机放在裤子前面右边口袋,把钥匙放在左边口袋,这样从来都不会忘带重要东西,也从来都不会找不到它们。孩子就会永远记住这一点并养成同样的习惯。
澎湃新闻:你觉得在传统的中国式父母之爱中,有哪些并不适合西方的生存环境?
刘侨:
我个人认为最大问题是干涉孩子太多,禁锢了孩子的想法和创新。这个问题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一切给孩子包办,对孩子有问必答有求必应,造成孩子没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和思维,没有脑洞大开的创新意识;第二个层次是对孩子管教过于严厉,本来中国相对西方就过于强调层级,辈份,礼数,这样一来就更造成了孩子唯唯诺诺,不再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两点,在西方社会有比较大的不同。当然,传统不同,文化不同,我们也没必要苛求一切都和西方一样,西方也并非是“最佳实践”,还是那句话,要寻找一个最佳平衡点,兼容并包,吸纳创新。
澎湃新闻:你觉得你对孩子有过干涉吗?
刘侨:
玉不琢不成器,干涉是必要的,关键是顺序问题。孩子就像一棵小树,应该是让他先充分生长,然后根据他的形状和特点砍掉不必要的枝桠,修剪影响他整体生长的部分;而不是先给这棵小树设立一个铁栅栏,让他只能长成被期望的模样。所以我们在现阶段让孩子充分接触各种新鲜事物,然后根据他自己的兴趣,选择和擅长做后续的发展。
澎湃新闻:你和你的妻子可能是我们国内普遍比较认可的人生模板,这对你儿子的未来会有什么影响?
刘侨:
我觉得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同,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无论是满汉全席还是麻辣烫,只要做出了独特的味道,就是成功。对于儿子的未来,像全天下的父母一样,第一我们希望他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第二我们希望他从事自己真正喜爱,感兴趣的事情;第三才是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取得尽可能的独特和成功。

(来源:澎湃新闻)

现代校长研修中心 地址:上海市桂林路100号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