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中国上海PISA项目负责人张民选教授回复西方媒体对PISA2012的误读

发布日期: 2013/12/17  作者: ciceadmin   浏览次数: 455   返回


上海的PISA样本具有完全代表性,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把打工者子弟排除在外”的可能性。“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的核心理念仍鞭策我们不断向前,上海基础教育从PISA中得到的不仅仅是“全球领先”的排名,而是继续深耕细作,让所有上海的学生能够得到更优质、均衡的教育。
西方一些评论缺乏事实依据和理性思考
123PISA2012结果发布以来,上海学生的优异表现再次引起了全球关注。在众多的评论中,除了赞美和肯定,也有一些是对上海教育提出中肯的批评。这些评论在增强我们自信心的同时,也让我们不断地自省。然而,其中有一些评论却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和理性思考,甚至带有明显的偏见。
最近,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在其网站上刊发了汤姆·拉夫莱斯教授的一篇文章,质疑上海参加PISA测试的学生样本有问题。拉夫莱斯教授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是:上海官方提交的10.815岁学生数是错误的,漏掉了“12万或者更多的”打工者子女。
拉夫莱斯的这一质疑并非个案。今年7月,OECD教育政策特别顾问安德烈亚斯·施莱歇尔先生就曾回应过类似质疑。他在提供了上海自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一年级外来人口子女比例及相应年龄人口统计数据后回应说:“我曾多次指出,上海的PISA样本涵盖了所有居住在上海的流动人口……无论你怎么看这些数据,上海PISA的覆盖率都要比美国PISA的覆盖率好。”
拉夫莱斯教授在上述文章中犯了一个很天真的错误。他在列举了中国香港、奥地利、捷克等10个发达地区和国家PISA测试对应的15岁人口数及总人口数的数据后,简单作出推论:这些地方的15岁人口应该与上海是相仿的,而上海的总人口数是这些地区的24倍,因此,上海的15岁人口至少应该有23万。在进行了各种可能的猜测之后,他抛出了最终结论:“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上海官方仅统计了有上海户口的孩子,他们的人数是10.8万。”
事实真如拉夫莱斯教授的推论吗?显然不是。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上海的常住人口(包括户籍人口及在沪居住六个月以上的暂住人口)为23019196。分年龄统计中,当年为13岁(2012年为15岁)的人数为108056,其中外来人口为29966,占27.73%。这一数字也是我们向OECDPISA协作组织提交的2012年上海15岁学生人数统计数据。可见,除了我们提供的10.8万这一数字外,拉夫莱斯所谓的上海还有“12万或者更多的”15岁学生是根本不存在的,是无端猜测。仔细分析人口普查数据我们发现,外省来沪常住人口的年龄分布并不均衡,低龄段儿童和青壮年段比例最高,1岁和5岁的外来人口占该年龄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45.87%42.98%20岁和29岁的外来人口占该年龄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63.02%53.78%。拉夫莱斯将发达国家(地区)的人口年龄比例简单套用到上海,显然是不科学、不合适的。作为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的资深教授,仅凭主观臆测就作出这种可笑的结论,不得不让人对其专业精神产生怀疑。
外来人口子女是样本重要组成部分
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和城市建设的迅速发展,上海的常住人口规模也不断刷新纪录;随之而来的,是外来人口子女的逐年增加。2008年,根据中央相关精神,上海制定了“农民工同住子女义务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从2008年到2010年的三年间,上海在外来人口子女集聚的城郊结合部和郊区共投入资金103.79亿元,建设中小学和幼儿园363所;其中,义务教育学校144所,提供约15万个义务教育学位。至2010年秋季开学,共有47.05万名外来人口子女在沪接受义务教育。除了义务教育,上海的职业教育也已逐步开放招收外来人口子女,2008年中职学校开始招收外来人口子女,2011年高职院校也有条件地向外来人口子女开放。2013年上海开始实施居住证积分制,符合要求的非上海户籍学生也可以在沪就读普通高中且能参加高考。
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从2009年上海第一次参加PISA测试开始,外来人口子女就是样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学生的比例在逐渐增大。由于PISA中并没有“外来人口”这一概念,我们暂且将本人及父母中一方或双方都出生在上海的学生归为“上海本地人”,将父母双方均出生在其他省份的学生归为“新上海人”,也就是外来人口子女。对比上海PISA2009PISA2012的数据,“新上海人”在PISA学生总体中的比重三年间从200919.8%的提高为201226.5%,这和人口普查数据中13岁外来常住人口占该年龄总人口的27.73%的比例基本相等。
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比争夺排名更有意义
新上海人是否同样享受了上海优质均衡的教育呢?经过简单分析就不难发现,新上海人在数学、阅读和科学方面的平均得分分别为594分、555分和565分,尽管分数稍低于上海本地人,但与其他几个地区和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的优势。新上海人在三个学科上的成绩也均领先于各学科领域的第2名的平均成绩。因此我们完全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即新上海人的PISA成绩同样优秀。
综上所述,上海的PISA样本具有完全代表性,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把打工者子弟排除在外”的可能性。上海的基础教育全球领先,靠的不是欺骗作假,而是几十年来坚持不懈的教育改革,是中国人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更是上海千千万万普通学生、家长和教师的辛勤努力。当然,尽管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为了每个学生的终身发展”的核心理念仍鞭策我们不断向前。正如上海近年推出的学生学业质量绿色指标、新优质学校项目、快乐活动日等改革举措,上海基础教育从PISA中得到的不仅仅是“全球领先”的排名,而是继续深耕细作,让所有上海的学生能够得到更优质、均衡的教育。
正如《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先生所说:“每次造访中国,我总是惊叹于外界对于中国未来的预测反差这样大……如果你想要一些证据,那么你或许应该去参观一所上海的小学。”我们也欢迎拉夫莱斯教授能够来上海的学校实地看一看,或许他会有不同的感受。
最后,我想以美国著名学者、Teaching For America发起人温迪·柯普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的文章来结尾。她说,在教育方面,合作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比争夺排名更有意义。对中美而言尤其如此,两国都有着庞大的学生人口,都重视教师的作用。在我们分析测试结果时,应当自问如何学习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而不是嫉妒。